龟山汉墓的不解之谜

“明清看北京,先秦看西安,两汉看徐州。”自1981年江苏徐州龟山汉墓被发现以来,引起了海内外众多关注的目光。更令人叹为观止的是墓中大大小小的科技谜团比比皆是,至今仍是无人能够 *** 。
  龟山汉墓的这些不解之谜陆续提出后,国内不少专家和学者都表示出极大的兴趣,但尚未得出一个权威的论断。
  报道称,现今的徐州已有2500多年的建城史了,徐州之所以因两汉文化闻名于世,是因为出了中国第一位布衣皇帝刘邦。他在徐州父老面前击筑高歌,挥剑起舞,万分伤感地对沛县父老说:游子思故乡,我虽定都长安,但百年之后我的魂魄还要回归故里。“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这样的佳句就诞生于此。刘邦对这块成就大业的故里做了精心安排,把徐州交给了自己的弟弟刘交,封为楚王。徐州几代的楚王大都葬在徐州四周的群山中。徐州的汉墓是不同于其它覆土为陵的历代帝王陵寝的,而是以山为陵,因山为葬。因此从外观上看,它们仍是一座不起眼的山岭。
  据报道,龟山汉墓位于徐州九里山,秉承了徐州汉墓的诸多特点,并在此基础上别具特色。它在建筑方面的奇绝之处,堪称众墓之首。该墓为两座并列相通的夫妻合葬墓,其中南为楚襄王刘注墓,北为其夫人墓,两墓均为横穴崖洞式。东西全长83米,南北最宽处达33米,共有15间墓室,几乎掏空了整个山体,宛如一个浩大的宫殿.
著名的龟山四大谜团
  谜团一:龟山汉墓分别由墓道、甬道、墓室三部分组成,墓道有两条,各24米,均为露天开凿。甬道同样也有两条,平行修建,隧道形,高1.78米,宽1.06米,长56米。甬道很是窄小,几乎容不下两个人并行。沿着笔直的甬道缓慢前行,手所触及的石壁却是出奇的光滑平整。甬道的石壁都是经过人工仔细打磨,平滑如镜。
  甬道下面两侧还凿有水槽,从墓室经甬道直通墓外。整个甬道地面内高外低,呈1/100的自然坡度,墓室的积水就是通过水槽排出墓外,注入地下岩石裂隙的,从而构成了一个完整的排水系统。面对两千多年前的先人智慧我们也只有无尽的感叹了。
  一束纯红色的激光从隐逸幽暗的甬道最里面直射出来,格外引人注目。这束激光是为了让大家看清楚甬道的直度,整整56米长的甬道,精度居然达到了1/16000。要知道这是完全靠一锤一斧开凿出来的,没有任何的坐标可以参照,即便是在科技发达的今天,想要开凿这样高精度的甬道也不是件易事。更绝的还不止这一点,在山腹中的另一处地方,有一条与之完全平行的甬道,两条甬道的平行线开得完美之极,简直无法用当时的工艺水平来解释这个现象。
据权威部门测定,南甬道长为55.665米,北甬道长为55.784米;南北两甬道长度差仅为11.90厘米。两条甬道平行度的误差更是微乎其微,若将两甬道北壁东西端点看作一条直线,则南北两甬道北壁平行度差仅为5″,其平行度的误差之小,大约需要一直延伸到西安才能使两道相交。
  两千多年前古代测量仪器非常简陋,工匠全部在坚硬的花岗岩石上作业,且雕凿精细,结构奇特,他们是用什么方法完成这项浩大工程并达到不可思议的精度呢?谜团二走过长长的甬道,就是楚王墓室部分了,眼前立刻豁然开朗。大约有七八间凿就的房间,每一间房间都打凿的相当考究,不过壁面以及顶面的雕刻凿痕与甬道相比反而粗犷了许多,也许甬道壁面的光滑平整是为了方便封墓巨石的移动,而墓室内部的雄浑风格才是汉代审美的真实体现。
  凡是面积稍大些的厅,都有意识地留下几根方形的大石柱,以增加抗塌方能力。石柱也经过了精心雕琢,四面十分光洁平整。墓室的顶部即相当于房子的天花板部分,处理得也十分别致,不是平面的,而是用几个由墙壁与天花板的夹角向屋顶部中心逐渐倾斜的菱形所组成,上面还雕刻着精微的线条。工匠们如此不厌其烦,大概是想避免视觉上的单调。通过这些变化使房间结构富有变化,同时还能够最大限度地加大抗塌陷能力。
  谜团二:在第六墓室,其北壁最西面的墙上,非常清晰地显示着一个真人般大小的阴影,酷似一位老者,身着华服,峨冠博带,面东而立,正欲趋步而西,作揖手迎客之状。这一现象显现在楚王刘注墓中,人们就把这一奇景称为“楚王迎宾”。
  这一现象并不是什么千年古景。龟山汉墓发掘清理时并不存在,到1994年6月前后才逐渐形成。先是夏天雨水较多,墓内裂隙渗水,墙上恍惚有个影子;慢慢地,冬天天气干燥时也常常出现;现在则非常清楚醒目地留在了墓壁上。
  “楚王迎宾”到底是谁的杰作?“楚王”为何偏偏出现在刘注棺室中呢?
  有人说这是墓中长期渗水所致,但龟山汉墓现在多处渗水,为什么单单在这里生成“楚襄王”?
  有人说是因为北壁岩石质地不一样造成的,但仔细观察,第6室北壁岩石并没有发现明显的断层等地质现象,一整块岩石并无拼接之处。
  有意思的是,这位“楚王”颇有君子风度,王侯之仪,每天都对着前来参观的中外游客揖手相迎,偏偏没人能够解答它形成的原因,人们只好理解为两千年前的楚王刘注早就注定他的墓葬会成为旅游胜地,故“显灵”出来迎客,以尽地主之谊。
  谜团三:穿过形状特别的壶门就是刘注夫人的墓室了。从面积与室内空间变化和装饰上看,夫人的墓室远比楚王的墓室小,空间变化和室内装饰却更为丰富。墓室的擎天柱在体量上有了明显的变化,这里的柱子凿出了柔和的曲线,比刘注墓里的大方柱更突出了女性的柔美。刘注夫人墓室最大的特点就是,除车马室和棺室以外其余3间墓室共发现了22
  个乳头状石包(乳钉)。令人不解的是,作为楚王的刘注墓十间墓室中却没有发现一个乳钉。看来这些乳钉不是随便哪个墓室都有的,对于它的分布排列我们没能总结出规律,似乎不是工艺性的几何式点缀,更不可能是工程施工中粗制滥造留下的疵点。它们非常醒目地“钉”在王后墓室内。
  面对这些乳钉,有人说它们是上天星宿分布。但考古发现,墓室中原来都有木结构房屋,这些“星宿”被重重阻挡,哪里还能看得到?也有人说,这是襄王刘注上应天星,如果真是这样,为何刘注自己的墓室中却没有呢?那么,这22个乳钉会不会是墓葬工程施工中相关的技术关节点呢?不过这也没有证据能够说明。因为刘注墓室是夫人墓室的二倍,有十间之多,且开凿更加精细,能没有一个乳钉吗?
  谜团四:龟山汉墓为典型的崖洞墓,其十五间墓室和两条墓道总面积达到700多平方米,容积达2600多立方米。经权威部门的勘察发现,刘注墓原棺室的室顶正对着龟山的最高处,刘注墓御用府库中的大石柱正位于南北甬道的中轴线上。这让我们不由地想问,龟山汉墓的工程人员是利用什么样的勘探技术掌握龟山的山体结构?
  谜团之外的谜团
  塞石在龟山墓外堆放着大量长方形巨石,它们是用来填充两条甬道,防止盗墓的。这些巨石每块就大约七吨重,很难移动。在两千多年前,生产力极其低下,当时的工匠是怎样把重达几吨的“巨无霸”送到甬道里的,而且还要分两层紧密叠放?1992年,工作人员准备把南部甬道塞石拉出墓外时惊讶地发现,甬道内的上下两层塞石接缝非常严密,两层巨石之间甚至连一枚五分硬币都塞不进去。
  气势恢宏的刘注夫妇墓就是由这些塞石封堵于墓室之中,这些巨石不仅体积庞大,数量还达到了26块。如此大的采石量,小小的龟山能够提供丰富的石材吗,地下宫殿不受影响吗,如此看来,这些巨石似乎不应出自龟山。
  但是这些塞石与龟山的石质相同,皆为石灰石。更有说服力的是,徐州狮子山楚王陵在发掘清理时,考古人员发现在其外墓道前段,“残石较多,中部凿制出一‘塞石’雏形,呈长方形,上部已做出光洁的表面。还有一件‘塞石’毛坏,因加工时已断裂,故弃置于墓道西侧。”既然狮子山楚王陵的塞石是就地取材的,那么龟山楚王陵的塞石是不是也来自本地呢?很可惜没有人能给我们一个完满的答案。
  壶门偌大的一座合葬墓,只有一个过道相通。我们称之为壶门,这道壶门开凿得很特别。东壁平直,西壁平面为曲尺形,即北面大而逐渐向南面缩小。
  在整个墓室的建造水平都很精湛的情况下,这个不规则的门特别能引起人们的注意,也许建造者想通过壶门的变化暗示使用者性别的变化,因为在壶门连接的是两位主人的墓室。
  中国著名考古专家蒋若是先生在谈到这个门时,评价为“误凿”。他说:“这是全墓唯一开凿不规则的过道。壶门另一侧却是全墓刻凿最讲究的门饰。这说明壶门是刘注墓室特意为夫人预留的‘通道口’,而通道口的北口之所以如此之宽大,应是刘夫人墓室在开凿时,为‘开门寻夫’而发生的误凿。等发现与预留的通道口出现错位时才加以纠正,故而形成后来的曲尺形。”
  整个墓葬除此“过道”之外,没有一处发生误凿。尤其是甬道打凿的精度更令人震撼,那么,这个进深仅1.9米的过道,至于会误凿吗?即使是,误差会如此之大吗?
  即使这是事先预留的通道口,那边更可以事先做下记号方便凿通。施工人员既然能完成精细的甬道设计,想要在夫人墓这边开凿寻夫之门,当然不应是难事,怎么会误凿如此之大呢?就算事先没留记号,石壁厚度近两米,在未凿之前,又怎么知道已经是“误凿”而自动改正了呢?既然不知道是误凿,一直凿过去,也会凿通的,“误凿”又何从谈起呢?
  行笔至此,才发现墓室谜团难以一一尽数了。根据与楚王刘注同时代同爵级的诸侯王的墓葬制度类推,刘注下葬时应该身裹银缕玉衣,有镶玉漆棺,这些东西真正有没有呢?按照官制,刘注的官印应该是驼钮金印,而在墓室中我们只发现了两个龟印,都是私印,那么驼钮金印又没有跟随他一起下葬?由于墓室被盗等原因,这些也都成了不解之谜。
  谜团之外的趣事
  在刘注棺室周围,分布着厕所、厨房、马厩等实用居所。中国文化发展到后来越来越抽象化,即便是王陵,也只是象征性地建上几间大堂。也只有汉代,人们把死作为生的延续,才会在墓室中有如此纷繁复杂的布置。在刘注的墓中参观,好像在探望主人的家居,毫无北京帝王陵墓的阴森。
  中国人的聪明才智是从点滴中体现的。人们惊讶地发现刘注的厕所可谓是相当前卫。在平地上放置两块长方形的石头,两石之间便是一个坑了,人踩在石头上方便,跟现在的蹲坑式没有大的区别。更使人称奇的是,在蹲坑右侧靠墙的地方,还单独镶了一块石板,石板上安装有一小柱状把手,方便的人可以抓着站起身来,如此构想可谓先进。即使两千多年后,许多厕所,能达到这种水平的实在也算不多。
  同样有趣的还有塞石上的一段古文,译文就是:“后世的贤大夫们啊,我虽然是个下葬的一代楚王,但我敢向上天发誓,我的墓中可没放什么华贵的服饰、值钱的金宝玉器,只不过埋了我的棺木及尸骨,当您看到这刻铭时,心里一定会为我悲伤的,所以你们就没必要动我的墓穴了。”言辞非常恳切,似乎含泪而书。然而这些话并没有打动盗墓者,刘注夫妇的墓还是被盗了。由于有巨大的塞石护卫墓室,盗墓显然是一项不亚于造墓的浩大工程,这必须是官府行为。借牛马之力将石头拽出来,只要上层石头掏出来,人就能进去了,自然就可以为所欲为了。所以今天看到的汉墓里,文物基本没有多少了。
  四名中学生试解四大“谜团”
  江苏徐州龟山汉墓管理处曾向社会公开寻求有识之士探谜、破谜。徐州四位高中学生大胆“ *** ”龟山汉墓四大“谜团”。他们的“大胆设想”引起了文物界的关注和兴趣。
  徐州四位学生的答案分别是:利用阳光定位及墓道开凿车、打磨车精确打造甬道;利用相似三角形定理进行山体结构勘测和开掘;以庄子的“相濡以沫”解释“乳钉”之谜;利用生化原理解释“楚王迎宾图”的影子成形。

世界探索 未解之谜 龟山汉墓的不解之谜 https://www.jzzlq.com/archives/635.html

常见问题

相关文章

评论
暂无评论
官方客服团队

为您解决烦忧 - 24小时在线 专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