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小屋诞生四对双胞胎至今仍是未解之谜

不久前《发现周刊》接到南京溧水县读者报料,称当地发生过一件令人费解的事情:在一间简陋的还不到10 平米的宿舍里,先后住过四对夫妇,生的孩子都是双胞胎。虽然时隔多年,至今仍是未解之谜。这是真的吗?如果是真的,他们现在何处,生活又如何?同一房间出生的双胞胎,与别的双胞胎有何不同?带着这些疑问,《发现周刊》记者开始了寻访之旅。
报料人王先生是溧水本地人,今年60多岁。当年,他的住处就离那间单位宿舍不远,算是知情人。
据他介绍,那间宿舍在老城区小西门附近,当时是溧水县公安局的职工宿舍,是一排平房中的一间。稀奇的是,当时同一排有5间房,惟独这间房前后诞生过四对双胞胎。两对“龙凤胎”,一对“双龙”,一对“双凤”。据王先生介绍,当年入住这间房子的四家主人,如今有的已不在公安局工作,他们的子女有的也已工作,有的已经上学。
记者急于找到这间神奇小屋,可是却被告知,那排平房都已被拆除。我们的寻访,便从第一任主人开始。
小屋最早主人的讲述出人意料
老赵夫妇是当年那间宿舍的第一对入住者。宿舍拆除重建后,老赵现在的住处就在旧址的附近。记者表明来意后,老赵的第一句话竟语出惊人:“我是有一对双胞胎儿子,但不是在那间房子里面出生,是从老家带过来的。”这让记者顿生疑虑,难道传言和报料有误?
据老赵说,他家的双胞胎是在长大后,才跟随工作调动的他一起住过来的。赵家的这对双胞胎男孩排行最小,前面还有三个哥哥两个姐姐。这对双胞胎出生在1967年8月8日,大的叫赵钢,小的叫赵强,而赵家是在1980年才入住那间宿舍,这时的双胞胎已经13岁了。如今这对双胞胎已是40多岁成家立业的人,老赵也70多岁了,退休在家。
虽然老赵家的双胞胎不是在这所小屋生的,我们也很想了解一些有趣的事情,或许,能从中找到一些关联。
孩子出生的时候还经历了一番风险。孩子出生那一天正好发生了“八八武斗”,当时老赵在明觉乡供销社当主任,武斗的时候,供销社还有七车货物在县城没有拖回来。他赶紧冒着风险去找,好不容易找到了,又听说老婆要生了。等匆匆忙忙赶回家的时候,老婆正疼得死去活来。接生婆都不敢接生了,要赶紧送医院。老赵赶忙找了一辆车将老婆送往医院。刚到医院,孩子就出生了。老赵当时不知道爱人怀的是双胞胎,听到医生说还有一个,半天都没反应过来。
说到双胞胎儿子小时候,老赵记忆犹新。那时虽然条件苦,但给双胞胎吃的穿的都要备双份,衣服都是要新做,样式还要一样。老赵还记得一件他们小时候的趣事,说哥哥是三条杠??大队长,而弟弟只有两条杠??中队长,弟弟不服气,直到争取到三条杠才罢休。兄弟俩性格都比较内向,不太爱讲话。问及兄弟俩是否有双胞胎常有的那种心灵感应时,老赵说是有的,如果一个孩子感冒,另一个隔天也会感冒,而且吃饭都一定要在一起。不过双胞胎兄弟从小感情就特别好,从来没吵过架,小时候两人长得特别像,长大了倒容易分辨了,后来其中一个戴上了眼镜。
1980年,老赵工作调动,住进了溧水县公安局的那间宿舍。他回忆说,那排宿舍大约有5间,都是砖木结构,每个房间都很小,他家住的那间是从东边起第二间,还不到10平米。老赵告诉我们,当时孩子多,房子小,他们住了不到一年就搬走了。
既然赵家的双胞胎儿子并不是在那间房子里所生,为什么会有连生四对双胞胎的传言呢?老赵证实,随着自己搬走之后,先后住进去的黄家、李家、陈家,确实都生了双胞胎。由此看来,传言并非全虚,确切的说法是,这间房间里前后共诞生过三对双胞胎。
难道是老赵将生双胞胎的运气和福气带进了这个屋子?老赵笑了,说这可能是种巧合吧。告别了老赵,记者开始寻访真正在这间房里出生的第一对双胞胎。
谁真正是小屋里出生的第一对双胞胎
在溧水县公安局的帮助下,记者找到了接在老赵后面搬进那间宿舍的老黄。
老黄如今已是某派出所的所长,知道我们的来意后,笑着说:“原来是为这件事啊,确实有点奇怪。我也是后来才知道(之后又生了两对双胞胎)的。”
老黄回忆道,他是1989年上半年入住那间房子的,开始自己一个人住,而后在此结婚生子。1989年年底,老黄的爱人怀孕了。怀孕到5个月的时候,他发现爱人的肚子特别大,人却特别显瘦,到保育站一检查,工作人员怀疑是双胞胎,而且还有点营养不良,建议到大医院检查一下。夫妻二人不敢大意,赶紧去县医院做了B超检查,结果显示是双胞胎。这可把他们乐坏了。1990年9月25日,老黄的爱人剖腹产下了一对龙凤胎,儿子先出来,五分钟之后,女儿也平安出生,儿女双全,老黄乐得嘴都合不拢。
回忆起双胞胎成长的经历,老黄禁不住一脸幸福。他告诉记者,小时候这两孩子特别像,还不太容易区分。有时候给他们喂奶,一个喂两次,另一个却是一口没喝着。稍大一点以后,这两孩子的区别就出来了。首先是相貌上的,男女有别,这是自然的。其次,个性的差异也出现了,哥哥很文静,有些内向,不爱说话;妹妹呢,特别活泼。
家里有两个孩子,喂饭的问题反而比独生子女好解决。两孩子争着吃,你追我赶,生怕自己落下,从来不用像别家那样,大人端着碗追着孩子满屋跑。
老黄的两个孩子一周岁不到就会说话而且满地跑了。夫妻俩商量之后,在外面找了一个保姆,每天早晨上班之前将哥哥送到保姆家,晚上下班再接回来。哥哥回到家,看到妹妹就很不乐意,大概在想凭什么我早出晚归的而你却在家快活,找着机会就会打妹妹几下以泄心头之“恨”。孩子再大一点的时候,老黄只要有时间,就会骑着一辆自行车,前面一个后面一个,带上他们一起兜风。这是孩子们最高兴的时候,也是老黄最满足的时刻。
老黄告诉记者,双胞胎给家庭带来了许多的快乐,但在孩子成长的过程中,也真是操了不少心。孩子是在县实验小学读的书,报名的时候没有和老师说明他们是双胞胎,分班的时候就被分在不同的班级。这可让大人受罪了,放学接孩子,不同的班级放学时间不同,接了一个还得再等另外一个,没少被日晒雨淋。
初三毕业考高中,当时县里建了一所新高中,教学质量高,但需要参加摇号,即使摇上了,还得交1万6千块。老黄当时就和孩子们商量,摇上一个,两人都不上;两个都摇上,那么大家都上。兄妹俩答应了。结果,儿子摇上后却反悔了,说父母不能耽误自己前程,女儿呢,也不同意。老黄就反复做儿女的思想工作。后来,兄妹二人,一个上了新县中一个上了老县中,如今都已经是高三了。哥哥学理科,妹妹学文科,明年就要高考了。
兄妹俩之间是否有“心灵感应”呢?记者询问了老黄。老黄笑了笑,说自己也搞不清楚,但据他自己观察,兄妹俩从小到大,其中一个人生病的时候,另一个也会不舒服。
1991年春节之前,老黄搬离了公安局宿舍。接着,这间小屋就迎来了新主人??老黄的同事老李一家。看来,还有故事。

世界探索 未解之谜 神秘小屋诞生四对双胞胎至今仍是未解之谜 https://www.jzzlq.com/archives/388.html

常见问题

相关文章

评论
暂无评论
官方客服团队

为您解决烦忧 - 24小时在线 专业服务